2018.08.29

来源:roselove 感动时刻

和的爱情故事

内容摘要:有的人朝夕相见相知甚浅,有的人初见一面就相见恨晚。和就属于后者。本来,最不喜欢那种媒妁之言介绍式的恋爱婚姻。她想象中的爱情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的浪漫。

和这对夫妻的爱情故事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,他们组成的家庭会是怎样的呢,下面就让ROSELOVE网带领各位花友们来看看:

15岁考入山东艺术学院中专部,18岁参军到总政,后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,攻读大专、本科直至研究生,获硕士学位(我国声乐专业最高学历)。

她是国家一级歌唱演员,全国政协委员。20余年的舞台生涯,为什么总是光彩照人,有什么秘诀?

她坦言道:“这跟我的家庭有关,如果我的婚姻不幸福,心有磨难的话,我能有这个光彩留给大家吗?”

对于事业和家庭,的态度很鲜明:“一个女人,事业和家庭都很重要。若叫我为事业,不要家庭、不要孩子,我觉得不可以理解。家庭是女人的靠山,是平静的港湾。我的家庭,同所有老百姓一样,是一个普通的家庭,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”

原以为自己熟悉农村生活,吃过不少苦。可未想到,经历过的生活比她更苦。出生于1953年6月,祖籍陕西富平。出生的时候,他的父亲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、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副主任。

“”中,是第一批受冲击的干部,而这个家庭也是“”中被冲击的第一批干部家庭之一。1969年1月,插队落户到陕西省延川县一个名叫梁家河的小山村,直到1975年回北京上大学。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国务院办公厅,担任耿彪同志的秘书。

在陕北农村时,当地的老百姓有空就爱跑到的土窑里,听他侃大山。给父老乡亲讲大山外的世界,讲古今中外的事。村里人深深地爱上了他,老老少少都喜欢找聊天。

酷爱学习,白天干一天活,深夜还要在煤油灯下读书,读那些砖头一样厚的书。1972年8月,作为知青积极分子,被延川县抽调到冯家坪公社赵家河大队搞“路线教育”。1973年冬天,任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。

他带领社员到寨子渠打坝,当时天寒地冻,打坝的河渠里冰块很厚,不处理掉,坝基不稳,春天一融化,坝就塌了,会劳民伤财。工地上,做了下渠挖冰块的动员,可是寒冷刺骨,社员们没有行动。

二话不说,第一个跳进冰水里往外搬冰块。干了一阵,群众感动了,纷纷脱掉棉袄、棉裤下水干了起来。带领社员们日夜奋战,给村里打了十几个土坝,治理了好几条烂沟。还给社员们大办沼气,解决烧柴问题。当时,陕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曾专门到梁家河召开推广现场会。

1975年,被推荐上清华大学,临走时,家家户户都请他吃饭。走的那天,全村人都没上山干活,排了很长很长的队送他上路,送了十多里,社员们还在送。

哭了,说:“你们对我这么好,我不想走,就在这里扎根农村一辈子吧。”一个和他非常要好的青年农民大声对他吼:“你快走,你上了清华大学,我们就有条件去北京,要不然去北京没有人管我们的饭。为了我们将来看北京,你非得走。”之后,送行的社员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些。

但十几个年轻人一直步行60华里送到县城,晚上又一同挤在国营旅馆的一间平房里打地铺睡。第二天,带着社员们到照相馆照了纪念照。那是山里人第一次照相,用了5.50元钱。付钱时,社员们不让,你三角他五角就凑够了。

很多人认为,作为高干子弟的身上却有一种“平民情怀”,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。

有的人朝夕相见相知甚浅,有的人初见一面就相见恨晚。和就属于后者。本来,最不喜欢那种媒妁之言介绍式的恋爱婚姻。她想象中的爱情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的浪漫。

在她的心灵深处,意中人既有清贫的书香之气和质朴无华,又有寒门天才的自信与傲骨。

然而,她自己也没料到,命运安排给她的伴侣却是一个高干子弟。1986年底,朋友给介绍了个对象。当听说此人在厦门工作时,说:“两地分居怎么办?”她本不想接触,但听朋友说此人“出类拔萃”时,才答应见见面。

当时已在歌坛拥有一席之地,且是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。早在1982年她就已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一届的春节联欢晚会,一曲“在希望的田野上”获得满堂彩。

见面当天,故意穿条大军裤到朋友家中。她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重外貌。一见面,心灰意冷,对方土里土气不说,还非常显老。谁知那人一开口就吸引了她。

他不问“当前流行什么歌”、“出场费多少”之类,开口便问:“声乐分几种唱法?”回答后,他又问:“很对不起,我很少看电视,你唱过什么歌?”

“唱过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。”他“哦”了一声,“这歌我听过,挺好的。”也许这就是心有灵犀。女友在楼下喊她,她没有走。她不仅同他谈了很久,还和他约定了下次“不见不散”。

说:“当时我心里一动——‘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吗?他纯朴又很有思想。’后来他告诉我,‘和你相见不到40分钟,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了’。”

第二次握手,两颗心更加被对方强烈地吸引着。他为她的执著、纯朴、善良而倾心;她为他的深刻、坦诚、顽强、也为他的事业心而倾慕。

坦诚地告诉她:“我从事行政工作,很可能一天十几个小时都不能顾及家。”

说:“事业搞好了,家庭才能搞好,两者相辅相成。”谈历史,谈现在,谈中国,谈国外,谈生活,谈追求。

临别时,他深情地对她说:“虽然我们都受过很多苦,但是我们都保持了原有的纯真和善良,希望再次相见……”

结婚这么多年来,他们总是聚少离多。先是从厦门市副市长岗位上调任闵东宁德地委书记,后调任福州市委书记、福建省委常委、福建省委副书记、代省长、省长,2002年11月又调任浙江省委书记,2007年3月,任上海市委书记。

重任在身,他不能常常回北京来;而的工作单位在北京,也不能常常到丈夫身边去,两人一直过着当代牛郎织女的生活。

可做丈夫的从不挑理儿,相反,他在生活中总是对说:“国家培养你那么长时间,尤其是部队培养你那么多年,已形成了这个状况——许多观众都离不开你,我不能让你为了我马上离开舞台,那样也太自私了。”

很少对家庭付出,而也要求不高,所以他们结婚后,心态一直都是平衡的。

他们工作性质不同,但相互之间总能找到契合点。他搞行政,她当歌手;他研读政治、哲学书籍,她博览艺术、文学作品。

对不仅有丈夫的体贴和照顾,还有着师长般的关怀。“或许是年龄差距的缘故,他待我如同小妹妹。我认为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称职的丈夫,女儿心目中最称职的父亲。很辛苦,心里牵挂着千家万户,哪里顾得上自己?有时我去看他,他还要把会议、下乡往后推,就为了有时间和我在一起。我觉得太麻烦他了,就很少回去。一回到他身边,我就给他做可口的饭菜,调剂一下生活。”

像普通妇女一样,也操持柴米油盐,上街买菜。

怀着平常心过非常平凡的生活,她从不将台上的感觉混同于台下的感觉。“回到家中,我从没有意识过是什么领导来了,他在我眼中,只是我的丈夫!我回到家,他也不会想什么明星、名人来啦,在他眼中,我就是他老婆!”

面对总是一种平和的心态,从未要求过在家做家务,伺候自己。他说:“我没有为的事业,生活方面操心过也帮不上忙。因此,我怎么能反过来要求她做这做那呢?只要她一切都好,在家干不干家务,我都高兴。”

拿到硕士学位那天打电话告诉,“是吗?”电话那头是不紧不慢的声音:“你赶紧回来吧!”问:“怎么不祝贺我?”他说:“有什么好祝贺的?我这里有一大批硕士,还等着分配工作呢。”

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,每次到他那里,他从不声张,很多可以携夫人一起前往的场合,也都不让参加,说:“成天带着老婆,别人会说闲话,影响不好。”

对的要求更是严格,他曾与她约法三章:“我是党员干部,你可不能走穴。”

严格遵守。“是个很好的人,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摆架子。他的同学有的出国成了富翁,他有条件出去,但他却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,做人民的公仆。所以,我不能让丈夫放下五百万父老乡亲的重托而为自己一个人!”

不仅深深地理解和支持自己的丈夫,在生活上也总是尽可能地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。

头一回到福建探亲,才体验到南方过冬没暖气的滋味。回到北京,她就惦记着给做一床棉被。街上卖的尺寸小,个子高,盖不住脚。她想起山东老家的棉花好,特地叫妈妈用新棉花做了一床6斤重的大棉被。

正巧她要外出演出,先去东北,最后回到福州,她就背上鼓囊囊的大被子上路了,沈阳、长春、鞍山,走一路背一路。搭乘沈阳——福州的航班时,有两个旅客指着她的大被子打起赌。

一个说:“这人像。”一个讲:“笑话,能背着被子到外地演出吗?不信咱俩打赌!”同行的演员看着戴着墨镜,扛着被子的滑稽样更是一路取笑个不停,可她依然笑着说:“我就不能为丈夫扛回被子?!”

到了福州,抱着被子颠簸了300多公里才到宁德。当时,还在宁德当地委书记,他盖上了新被子,连声说好。

因为晚育,的女儿比妹妹的孩子还小。1992年,临产的日子里,也不能陪伴她。为了工作,他依然三天两头下乡。那段时间宁德地区遇到强台风的袭击,去了抗洪抢险第一线,整整三天三夜都没回家,更不用说到医院探望和孩子了。

说起孩子,非常动情:“当初,我希望生个儿子,却希望生个女儿,结果还是他如愿了。

看着他和女儿在一起时喜滋滋的模样,我怎能不乐在其中?女儿很像他,也和他最亲。我带她时,她老是调皮捣蛋,可是一跟她爸爸,她就乖得像只听话的小猫。”他们的女儿小名叫木子,大名习明泽。“希望她将来清清白白地做人,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说完,露出了母亲的满足与自豪。

来源:解放军报法人微信《军报记者》

(摘自2007年10月5日《湛江晚报》
原标题《谈幸福家庭生活》)
上一页

究竟什么是花艺?花艺有什么特质?

下一页

父亲微信朋友圈背后你不知道的秘密!

由 roselove 演绎

用玫瑰见证真爱

A级花材轻奢包装1小时送花上门

免费咨询
在线客服竭诚为您服务
免费电话

400-888-1571每天8:00~24:00